Holmes

大梦三生。一梦千年。
吃各种喜欢cp粮,有时候自己造粮。最爱: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!邪瓶真香,家教还能再战百年,all27真好吃。西北一枝花顾大帅,润玉龙,爱瞳耀。镇魂cp我喜欢逆的(捂脸)GGAD真可爱。哈德文不够吃

【旭润】我的桃花劫(又名放过你我)

大梦三生。二十七

   今日之事未曾结束,明天的事马上到来,月下仙人与锦觅在自己外思考着,怎么让润玉与旭凤和好如初。“狐狸,我觉得我先去告诉旭凤这件事,看看他的反应再说。然后呢,让他和我们一起思考怎么解决,毕竟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呢!走走我们一起走。”锦觅立刻拉着月下仙人往旭凤府邸走。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走后,润玉从房间离开,去的方向竟是九重天。



   斗姆元君处,感知到了一处灵力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“润玉,你怎么回来了?”润玉慢慢的显现出身形,立刻跑到斗姆元君坐下,伏在上面。“娘亲,你那时候为何不带我回来,我害怕。我不想待在那里。那里太冷了,真的很冷。”斗姆元君执手抚上润玉的头发。



   “我儿,人生八苦,更何况神呢,你要知道我们神自天地初始的存在。你也要想你要是这样不声不响的不在那处,他们会不会担心。”润玉静静的没有再说话。



   栖梧宫,锦觅拉着月下仙人来找旭凤。“凤凰!凤凰!凤凰!我和月下仙人来找你有急事!”旭凤还在找治润玉的方子,结果听到锦觅喊,拿着方子踱步过来了。“怎么了?我在看方子,锦觅有什么事。”抬眸看着人。“我跟你讲!你千万不要生气,狐狸跟我讲润玉他好像有点那个!”旭凤微微皱眉不明白锦觅的话,然后看向月下仙人。月下仙人先吸一口气平复自己心情不然。“就是润玉不愿意,就不愿意和你平心气和的说话和他不想在尝试去爱一个人。他不要在待着这里和不想看见你。”



    旭凤听完月下仙人的话,仿佛要把手上的方子捏碎。“凤娃,你先不要生气,我和锦觅就是来跟你讲这件事的,我们商量一下让润玉去尝试的爱你。叔父觉得要不把穷奇放出来走走,然后呢,你去打穷奇被伤。看看龙娃怎么想。”月下仙人说完,安抚的看着旭凤。



   “对,我觉得狐狸说这句有点道理。一定把事情干起来。狐狸你先去看看润玉还在不在你的姻缘府邸。不能让他跑了,不然怎么通知了。”锦觅赶月下仙人去看看润玉还在不在。月下仙人赶快去往自己的府邸,看到原来的房间每人,然后一间间的找,结果都没发现,他想着润玉会去哪里,然后他赶快跑回了栖梧宫,“润玉他回他回!九重天了!怎么办。怎么办!”月下仙人不敢去看旭凤,锦觅立刻说:“没事!我们可以让人传播一下,肯定会被润玉知道的。”



   他们三人立刻实行计划,他们觉得润玉肯定会心疼旭凤,然后回来的,润玉会对旭凤好点。然后慢慢的和好如初的。月下仙人去放穷奇,而锦觅去找能传消息的人,旭凤则做准备实行被穷奇打伤的方法。

【旭润】我的桃花劫(又名放过你我)

第二十章

有毒又懒的作者来说一下:有人没看看到这个,所以图片发一下。也要祈祷一下,不要屏蔽。哭泣

【旭润】我的桃花劫(又名放过你我)

大梦三生。二十六

   姻缘府,润玉醒了过来看到了身旁的月下仙人言:“叔父,我想回去,想娘亲那里。我害怕。我是不是做错了。叔父你说我忘川水和浮梦丹一起吃下,那样我是不是就不用想起来了,那样我的心就不会痛了。”月下仙人听着润玉的话,抚摸了润玉的脑袋,言:“龙娃,不要这样想,你可以试着去听听凤娃的解释。为何不去听,听完再做这些决定也不迟的。说不定你听完凤娃的解释,就不这样想了呢。”


   润玉抱着膝盖坐在床榻上,看着月下仙人,笑言:“我愿这一生不在懂爱了,尝了这爱,才知道这爱太苦,太涩。苦到了心里,都说爱情是甜的,可是我的爱情貌似连甜味都没有。而我只尝到了苦。让我身心疲惫到如此。而且还抓不住它,叔父。我想握住它,可是总有声音在告诉我,告诉我不配得到爱,不配拥有它,只是适合千年万年的孤独着。”


   月下仙人无奈的看着润玉,叹息一声:“唉……龙娃,叔父先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。”月下仙人说完就走了出去,而润玉则把头埋入膝盖之间。月下仙人走出自己的府邸看到锦觅在外面。“狐狸,狐狸,小鱼仙官,怎么样了?醒了没有?身子可好些。”锦觅看着月下仙人着急的问道。“醒了,现在灵台平稳着,可是他不愿意去听凤娃解释。他说不想爱了,只想一个静静的待着。甚至他又想吃浮梦丹和喝忘川水。而且还是一起吃下去,简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。还是不放弃的样子”月下仙人激动的说着


   姻缘府邸门前两个人都在想如何是好?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这个事情。而月下仙人还未曾告诉旭凤,害怕旭凤知道会彻底疯魔,只因他的兄长想忘记他。

【旭润】我将逝去愿君永存

答应你们的。爱我吧。我没虐玉 @宁做快穿小受不做起点种马  @Lynne 

第一BE剧场

http://sh0719.lofter.com/post/1df0f094_12afced9e


第二BE剧场

http://sh0719.lofter.com/post/1df0f094_12b0408dd










梗三:我将逝去愿君永存

   那天一战结束,润玉在位百年而。那日旭凤曾经找了他一次。只言:“往事如梦,随它散了吧”随后转身离去。润玉笑着落泪,轻声呢喃:“如何散的了?旭凤”他依旧去了布星台。望着星空,只笑自己太傻。


   天贤殿,润玉只身问天道。“天道大人,润玉此时前来只为求道成一心。许是润玉那日不明白,造就今日悲剧。龙身已毁,只剩神魂,还求天道大人告知润玉是否做错。”天道那日只笑不言,看着润玉。


   润玉在天贤殿待了一天。第二日,天道清冷的嗓音言:“天帝润玉,你可明,只身成道,愿他人安康在不会逝去在这岁月。你会与这天地融为一体。二百年前,你用龙身跟我换来了旭凤安康,今日你用神魂消失换来旭凤不灭。真的值得吗?对于一个忘记你的人。忘记一切关于你的人,想起一切却又抛弃你的人,真的值得吗?”


    润玉淡然一笑,言:“值得,我现在爱而不得。他抛弃了我,是因他的责任和不爱我了,我也明白。他知道自己爱的锦觅,我成全?不过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。天道大人,还请让我与旭凤说最后一句话。之后润玉神魂归您。”


    润玉相邀旭凤璇玑宫,再饮一次佳酿。“旭凤,还是你酒酿的好,锦觅可还好?”执手杯盏,轻笑问。“她还好?兄长还好吗?”旭凤醉笑间问之。“我呀!还好。旭凤,你醉了。休息吧”旭凤再喊没醉,润玉摇头笑之,把人扶到璇玑宫的床榻上,执手描绘人的脸颊。附上人的薄唇一吻,在人醉了的人耳边言:“我将逝去愿君永存”把退位诏,遗诏放于人身旁,说完,神魂慢慢消散,赠予天道。


  天贤殿,天道大人看着手中神魂,叹息言之:“痴儿呀,痴儿呀。”


  旭凤在璇玑宫醒来,便要去寻润玉告知他,他担心锦觅,所以要回去了。到处寻找未果,便去问邝露,而她冷声言:“旭凤殿下,邝露再称您殿下一次,陛下,两次去天道大人那里皆是为你,二百年前,您历劫,陛下用龙身帮你度过,今日神魂保你永世长存。陛下太傻。只因爱你。”


   邝露,旭凤立刻去天贤殿门口,跪了两日,天道皆未见他,第三日,才打开殿门,让旭凤进来。旭凤跪下之后,“兄长真的?真的没了?邝露说兄长还爱我,旭凤想知道一切,还请天道大人指点迷津。”


   天道清冷嗓音在旭凤耳边响起:“旭凤,那年你可知,碧落黄泉处彼岸河畔后的终世不见。还是回吧,他给了你太多,你又欠了太多,那日你对润玉言:你就这样千年万年的孤独着吧,好好赎罪,本座今日还你。你的神身和神魂,烙印下了他。本座累了,请回吧。”


   旭凤一下到了殿外,笑了。笑着笑着落泪。他以为他那日醉酒后听到那句我将逝去愿君永存是兄长戏言。“傻子!你就是个傻子!兄长你就是个傻子!啊…………呜呜呜……你就是个傻子”旭凤哭着抱紧自己,靠在天贤殿的柱子上。哭的癫狂。


   你问我旭凤之后怎么了,我回答你:“他每日几乎都会跪在天贤殿门口,一直跪着,求天道大人把润玉还给他。天道大人那之后从未见过他。”

【旭润】从未逝去,也从未离去

我准备给你写几个小剧场,不定多少。我满足你吃刀子的心情。我这么好的太太不多了。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吃。 @宁做快穿小受不做起点种马 

第一个BE剧场:

http://sh0719.lofter.com/post/1df0f094_12afced9e






梗二:永远醒不来的梦境

   初见时,冰肌玉骨,又见时,红颜白发,然后,魂绝断,黄泉无人陪。这是旭凤三次见润玉后的心情,一步一伤。悲上心头。只身与卿旁。 



   “旭凤,旭凤,别动了,不然母亲又要说我了。我家小凤儿要乖是不是。是不是最近兄长的话。我家最可爱的小凤凰。”润玉温柔的对旭凤说着。两个小小少年感情如同亲兄弟般。



   “兄长,兄长,这个给你,鸟族的姐姐们说凤凰的尾羽是给最重要的人了。所以兄长是旭凤最重要的人。所以旭凤把它给你了。我喜欢兄长!”红衣少年渐渐长大,懵懂的孩子,还不知道凤凰的尾羽,是求爱的意思吗?


   “兄长,兄长。我喜欢你。”旭凤把人拉入怀里,如同珍宝亲吻着。小心翼翼的,怕自己兄长推开自己。润玉笑了,言之:“我亦喜欢你。”两位少年在月下吻他们各自的第一吻。



   “润玉,润玉。别动!体内毒素未曾尽。别动可好。”旭凤见兄长余毒未尽还逞强,开始碎碎念念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  躺在璇玑宫床榻之上的润玉从未醒来,他似乎想待在那个永远醒不来的梦境里。自从百年前另一半半生修为全部散尽,就陷入沉睡,就再也没有醒来,带着微笑沉睡着,不知道做了什么梦。而这日润玉之后再也没有微笑了。而且旭凤自从记起那些往日种种,一直陪在润玉身旁。着急的让黄岐仙医来看。



  梦中旭凤还是千年一前,一颗浮梦丹忘却所有。至今日,润玉的沉睡不醒的噩耗传入六界。最为悲苦的是旭凤,当日听见听见那句“再也不会醒来了”,“节哀顺变”。



   你问旭凤那日怎么了?我回答你:“凤凰想把泪流干!凤凰想毁灭这天地换来润玉重生。凤凰那日只希望一切都是假象,他想兄长只是跟他开玩笑,他会醒来。直到接受了现实,他疯癫了百年,把自己锁在璇玑宫百年。 ”



   那日再也不踏入换来了今日天道轮回,神身不灭,神魂消亡。此生不见。

【旭润】与君相离,终世不见

 因为@宁做快穿小受不做起点种马 喜提小剧场,她想我喂刀子,很好。我今天就来喂点刀子。今天国庆要有新气象!梗来自百度










梗:掉落的王冠染上了献血的颜色


   佛教云人生八苦,即是: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炽盛苦。未知苦处,不知情深。


   那一战,经过了千年。天帝殉道,一切来的如此始料未及。那日,天帝言:“有生之年,再也不踏入魔界一步。”可是时至今日,那句成了笑话!何为有生之年,你只剩下一半的天命仙寿。哪里还谈的到有生之年!



  旭凤那日听人言,天帝润玉殉道,堪堪赶来,而润玉看着赶来,旭凤耳畔只听到那日润玉言:天道轮回,孽缘还尽,此生无憾。龙吟长啸九天。天帝润玉只身殉道,凤凰掉落血泪,湮没了谁。



  旭凤那日看掉落的天帝王冠染上了献血的颜色,那日血色满天,散落大地,万物生长。凤凰泣血,与王冠的血相相容,应那句:龙凤和鸣。



   “啊…………”凤凰涅槃何时心凉。旭凤一直以为锦觅是他的情劫。今日他才知道他的情劫是他的兄长。是那个小时候疼爱自己的兄长。他的眼前浮现起:小时候的岁月。无人爱他,无人喜他,自己慢慢靠近他。可是我把他抛弃了,我连他最后的温暖也带走了。而他把我的心带走了。



   先天帝润玉殉道百年,璇玑宫也空了百年,那日最再也没有开启,锁住了所有,连同旭凤的心也一同锁住了。你问旭凤那日之后怎么了?我回答你:他哭了,他在璇玑宫里抱着先天帝陛下润玉的遗物哭的像孩子。



   往事如烟,浅笑而安,故人何在,随风而逝。旭凤登基为帝,才明白那日兄长所言:太上忘情,化天地,最下不及情。天帝是这天地中最大的囚徒。

【旭润】诉尽离殇(又名不爱你了)

诉尽离殇。十

   栖梧宫寝殿内,旭凤帮润玉用湿了的锦帕擦脸。“真的,你看看都成小花龙了,都是泪水的痕迹,真是的,我最近忙于继承帝位的事情,难免有时候会不在的。我去的地方又不安全,我不是担心你会受伤,不能带你去。乖,在等等。等我忙完,等我把登基了,我带你去魔界忘川河,然后去看极光,你会喜欢的。”润玉思考了一下,然后沉默了,不说话。只听着旭凤说话。



   “旭凤,娘亲跟我说我长大了之后,要去凡尘历劫,然后就会有自己的星府。娘亲说不盼望成为紫微哥哥那样。她想要我好好的,她说她已经打算好了。让缘机仙子给我安排个不错的命格。但我对未知的一切又有些害怕。可是母亲说男子汉该坚强。旭凤。你说我去历劫了,你会看望我吗?我知道你要当天帝了,丹朱告诉我了。马上你要更忙了”润玉低着头静静地说着。



    “润玉,乖。你要是历劫了,我陪你一起去。毕竟,就算身为天帝,还是要从人界走一遭的。别担心。我陪着你,一直陪着你。你要是想哭了,我在这里。你要是想干任何事,我陪着你。只要你好好的。我就安心。”旭凤执手去一下一下抚摸着人的脊背。他熟知这是润玉的敏感之处。



    “哈哈哈哈……旭凤……你故意的,哈哈哈……”润玉开怀的笑了。旭凤满意看着人,心情也好些了。吩咐人去把浴池打开,他们需要沐浴了。“我可以等会再去的,旭凤,我想写封信给娘亲,父亲,哥哥们。我有点想他们了。”润玉看着旭凤说着,旭凤点点头,去了浴池。



    润玉则开始写信了。他信中:“娘亲,见字如晤,我与天帝陛下二子旭凤无意间被绑了红线。而天帝陛下二子旭凤不日承袭天帝之位。月下仙人说此红线无法解开。他也找不到解开的法子。儿子不知如何是好?盼望娘亲那里有良方,希望能早早的知道解决之法。儿.润玉”润玉写完折好。用法术让信飞去上清天。



   “玉儿,去吧!我好了。衣物也帮你准备好了。别玩太久。”旭凤穿着由金丝绣成凤凰纹的寝衣,走到润玉面前,揉揉人的脑袋。“旭凤,丹朱说他没法子,解掉红线,我写给娘亲问了问,不日就会有答案了,你放心,对你登基不会有影响的。”润玉边说着边往门外走去。



   “好。我知道了。”旭凤听完,心中一紧。平平淡淡的回了句。现在旭凤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,再见倾心。什么叫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

【旭润】诉尽离殇(又名不爱你了)

诉尽离殇。九

   姻缘府,润玉还在弄丹朱的狐狸毛,虽然丹朱变身成人又找了一趟。但是润玉喜欢他的狐狸真身,而他天性使然!喜欢被润玉撸毛,他肯定不会承认的,难道他不要面子的嘛!而润玉在撸狐狸,所以没有看到旭凤来了,缘机和丹朱也没有发觉。“缘机,缘机,丹朱真可爱,是不是!”润玉把丹朱抱到缘机面前问着。


   快步走进来,走到人面前,把怀里的丹朱一扔,把人拉入怀里,紧紧的抱住。“你去哪里!让我很担心!我差点以为你出事了。你是不是想离开我!要不是我来这里碰运气,我都找不到你!而且还不就口信给我!润玉,你回答我!”旭凤一脸阴沉的看着怀里的润玉,生气的说着。



  “哎呀妈呀,摔摔死老夫了,旭凤你个小兔崽子,你把叔父的腰给弄……坏……了”月下仙人一看气氛不对,然后变回人身拉着缘机跑出自己府外,“你拉我干嘛!旭凤百年难遇的生气,这么有趣的画面。还不让我看”本来缘机想看戏来着,结果被丹朱拉出来。“你没看见气氛不对吗?你还看,看这样子红线对旭凤的影响有点大。唉,这一切是不是注定了呢。注定狐狸我没漂亮的毛了。”丹朱叹息一声,说着。



   “呜…………你欺负我……呜……我要回去。我不要在这里了。”结果没成想把怀里的人吓哭了。结果旭凤开始手忙脚乱的开始安慰怀里的少年。“润玉,阿玉,玉儿,乖,别哭,别哭,我不是有意凶你的。我只是担心你。赶快擦擦”拿出锦帕帮人擦脸。



   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吼我……隔,都没……人吼过我,我不过来……找丹朱……隔解决红线。我不想待在空空的屋子里,不要。你还不在。呜……”润玉抽搭搭的说着,拍拍人的身子。旭凤懊恼极了,懊恼自己怎么可以吼他。他还那么小,身子还没长开呢。还是孩子心性。 “乖,我们回栖梧宫。我们不打扰叔父他们。走。乖玉儿。”旭凤向丹朱告了辞,一路手紧紧的握住润玉的手,慢慢走回栖梧宫。



    栖梧宫,旭凤吩咐人拿水来,自己带润玉进了殿门,把人拉到床榻边上坐着。抱着人儿。轻声细语说着:“我一回来就没有看见你,我担心,我听人你去了南边,我去找,也没有找到。我害怕你遭受什么委屈和不测,所以凶了你。自己之后一定要让人给我口信,好让我知道你在哪里。”



   “对不起,是我让你担心了,旭凤。可是这间屋子太空。没你,其他人我不认识。我害怕一个人待着。”润玉把整个人都埋入了旭凤怀里,轻声说了句,旭凤叹息之。寝殿内,两个人安静抱着,生出只愿岁月静好的氛围。

【旭润】诉尽离殇(又名不爱你了)

诉尽离殇。八

   栖梧宫内,旭凤早已醒来去了校场。润玉自己一人去找了月下仙人,他觉得需要问清楚红线的效果。了解了才能解开。小润玉问人姻缘府怎么去,不过,没想到碰见了缘机仙子。“呀!这是夜神殿下?你怎么变小了,我记得你那是时候,可是很高的?”



润玉行礼。“这位仙子,在下是润玉,但是绝对不是仙子口中的那位润玉。仙子,可知道月下仙人的姻缘府怎么走?火神殿下上次带我走过,但是我不记得了。”



   “走,姐姐带你过去找那个老狐狸。”缘机仙子看着眼前的小润玉,觉得萌萌的,立刻去牵住人的手带着人往姻缘府。姻缘府内,月下仙人都要掉到书堆里面了。郁闷到变成了狐狸,拿起自己狐狸尾巴开始拔毛了,狐狸毛都快秃了。


润玉看着这样的萌萌的丹朱,立刻放下缘机仙子的手,去抱狐狸。“好可爱!丹朱你这样真可爱!姐姐,你快看丹朱是不是很可爱!”缘机看着这样的丹朱扑哧一笑。



   “你喊她姐姐??!你辈分都比她大,她是缘机仙子。”润玉抱着丹朱看了一下缘机。“缘机,你好!我是斗姆元君的小儿子润玉。我最近会一直都在天界的。你可以去旭凤那里找我玩!旭凤有时不在,我会害怕空空的屋子的。丹朱!丹朱!那个锦觅呢?不在吗?”润玉手扒弄着丹朱的毛。丹朱被润玉一问,狐狸耳朵拉拢了下来。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

   “润玉,你还是让斗姆元君烧了我吧!根本没有想到!狐狸我没有用!对不起,润玉。完全没有找到。而且旭凤不日就要承袭天帝之位了。完全没有头绪,完全没有。旭凤最近也在为了承袭天帝之位做准备,所以你经常见不到他。还有润玉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情绪不对的地方,现在有没有在想旭凤?”月下仙人紧张问着,润玉则摇摇头。月下仙人看着润玉摇头,松了一口气。



    旭凤忙完一些为承袭帝位的准备回到了栖梧宫,进了殿门。没有发现小人儿,以为他肯定在栖梧宫的其他地方,玩一会肯定会回来,一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,看了会奏折。等了会结果一直未见润玉,就开始问燎原君在别处有没有见过润玉。



“回二殿下,有人说润玉小殿下早上出了栖梧宫,往南边走了,之后一直未曾回来。”燎原君禀报着。旭凤赶紧放下奏折,往南边跑去寻润玉,到处问了结果都是说:未见过一位身穿白衣的小少年。 



    白天正在渐渐落幕,旭凤一直未曾找到润玉,想着是不是去了月下仙人哪边,想去碰碰运气。他正在害怕,害怕弄丢了那个少年,他在害怕他遭遇什么不测。所以脚上的步伐变的很快赶到了姻缘府。

【旭润】锥心刺骨(又名无人爱我)

锥心刺骨。二十二

    入夜,璇玑宫,夜色微凉。“润玉……可醒了?”自从旭凤把润玉带到璇玑宫,一时睡着了。“旭凤……旭凤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!不对。你不在这里,你应该在历劫……旭凤,我好疼?我那时好疼”润玉睁眼迷蒙的看着人,伸手想去触碰,怕触碰到的虚影。旭凤赶紧去抓住人的手。“乖。玉儿,我在这里。不疼。没发生什么事情。乖玉儿。”


   润玉清醒过来,看着旭凤,再看像抓住旭凤的手,仿佛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何事?立刻放开,便言道:“旭凤,我饿了。我想吃晚膳,就算不用食餐,但我还是想吃。”旭凤把人从池水中抱在,便言之:“好~我们走。”旭凤再给自己谋福利,害怕润玉记起所有一切,就不要他了。所以现在谋福利。


   “唔……别喂了……别喂了……旭凤~我吃不下了。”旭凤拿起帕锦,为人擦拭嘴角。“润玉,我带你去床榻上,我去整理一下政务,拿到这里来,我马上回来。”旭凤把人抱起,轻轻的放在床榻上。帮人把外衫褪去,不敢看人,唯有心中默念佛家言: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


   旭凤把自己政务搬来璇玑宫看着,随后看向床榻之心,安心笑之。而润玉他的梦中则不平静,他的梦中有旭凤,只是那个旭凤与锦觅在一起,说着残忍的话语。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旭凤……别离开我!不……我只有你了,只有你了”润玉痛苦的梦呓,死死握紧锦被。旭凤听到了人痛苦的梦呓,把人摇醒。


   “玉儿,醒醒,玉儿!”润玉貌似听到了旭凤的喊声,慢慢的睁开双眼。“啊……你不要我了,你不要我了。”旭凤立刻把人拥入怀中,慢慢的为人顺着灵气。“乖,玉儿,我没有不要你。我在这里!我在这里。”旭凤抱着人安抚的说着,后来润玉在旭凤怀中睡着了。旭凤立刻褪下外衫,与一起躺下入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