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衫故人

南城青衫,文断断续续的产出,同时我也在搞原创。
吃各种喜欢cp粮,有时候自己造粮。最爱: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!邪瓶真香,家教还能再战百年,all27真好吃。西北一枝花顾大帅,润玉龙,爱瞳耀。GGAD真可爱。哈德文不够吃,我又吃宽辛了!!!忘羡又吃上了,少年歌行萧无

【萧无】雪落轩辕,大如席

我的叙述:

①人物属于作者,ooc属于我,ooc属于我


②原文就看了番外和开头,少年歌行国漫全部看完看,就是一个感觉女主果然是用来过审的。明明萧瑟和无心最配。


③作者对时间线有时候容易混乱。所以不会太怎么出现详细的时间线


④作者懒癌晚期,篇幅目录不定。保证肯定HE,虐少,甜多。应该有小破车吧。作者也不知道了。


⑤两个人太美,所以没人应该配美人才对!而且两人的同框太多了,而且太有爱了。

⑥不求点击率。毕竟,作者文笔有限嘛。只希望你们喜欢


文中配对:萧瑟+无心(叶安世)


属性:王爷(庄主)攻×和尚(少宗主)受


设定:

   萧瑟拒绝了皇位,然后无心则在天外天等着萧瑟的喜帖,毕竟无心一直以为萧瑟是喜欢千落的,所以不知道其实萧瑟暗恋的其实是他。

   而无心则闭关了,外界什么事情一概不知,所以等他出来后,武功当然也提升了。从白发仙口中得知萧瑟回了他那雪落山庄。之后的事情随意发展。



章节不定期掉落。

【旭润】天定姻缘:锦觅重生撮合旭润

第三章

璇玑宫内,床榻上


一位男子躺在上面,睡得极其不安稳,感觉在坐着噩梦。“不要……” 床榻上的男子突然坐起来大喊道。 


  旭凤被惊醒,从旁边拿衣衫紧紧抱在怀里。自言自语:“你为何连一个梦都不给我。”时间转瞬即逝,恍然间已过千年,棠樾成年,旭凤跳下临渊台去见润玉。


  旭凤逝去,锦觅黯然神伤许久。锦觅见棠樾可以独挡一切,便放心下来,之后身归混沌。这丧钟敲响,天地间总共响了三次。送有三个人,三个重要的人。


   一位女子和男子慢慢走着,突然那女子突然晃了一下。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说完便朝四处了看了看,才明白原来自己重生回来。回到了刚刚红尘历劫回来。看着旁边的旭凤,恍然如梦。


   “对了,润玉呢,快告诉我润玉在哪里?”刚刚走来的月下仙人,本想来祝贺旭凤历劫回来的,可是没想到锦觅在问润玉在哪里?月下仙人下意识回答:“他当然在璇玑宫。”


   “不,润玉不在!他不在那里。旭凤,你快去救他好不好,润玉,润玉正在受雷电之刑,你快去救他。”锦觅说着说着晕倒了过去,其实假意晕倒的,毕竟,她不能让人知道她重生了。然后缘机仙子抱住了。


   旭凤一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哥哥在受刑,可是还是去问人,知不知道,润玉在哪里?全部都摇头说不知道,后来旭凤直接跑去找自己的母亲。


   那三千道雷刑在旭凤进来的那一刻正好结束,而润玉则吐血倒地的一幕正好被旭凤瞧见,而他实在没有想到他光风霁月的兄长竟然被成了这样。而天后实在没想到旭凤竟会突然出现。


   “母神,请您告诉孩儿,兄长到底怎么了?怎么惹您不快了,要如此这样对他。”旭凤那厉声的质问,让天后慌了神。赶快走到旭凤面前。解释道:“旭凤,这不关你的事情,等会母亲告诉你。”


   旭凤没有看天后一眼,走到润玉面前,把润玉抱起,停住了。后背朝着天后说道:“那请母神之后告诉旭凤,为何如此对待兄长?兄长我就带走了,他们两人旭凤也带走了!”


   旭凤说完抱着润玉往璇玑宫的方向走去。把刚刚进来忽视的两人,一眼都没有去看后面的天后,只是担心他怀里润玉的情况。看着怀里差点受刑就死去的兄长。要不是自己刚刚看见后果不堪设想。













备注:

我电视没怎么看,小说直接没看,这里要是历劫回来和受刑反了,不要打我。就当我私心吧。

【旭润】旧城:不靠谱的神灯

旧城。三

   润玉说完定睛一看愣住了,这不是锦觅。这是自家弟弟旭凤。但是面上还是强装镇定自若的样子。

   “敢问这位兄台可是熠王殿下。”润玉执手作息问道。旭凤见眼前的男子,感到了惊艳。真的不愧是秋水为神玉为骨,他有令人疯狂的资本。旭凤觉得自己面上微微发烫,别说是女子了,他一个男子都要被眼前的人儿吸引住了。


   “正是本王!这位仙人,您“偷人”都偷到了本王的熠王府了!”旭凤厉声道。润玉听完这句话,很想翻白眼给旭凤看。但是他听到神灯跟他说:说他要见锦觅,要想美人。然后润玉觉得还是不要这个神灯好了。


   “这就误会,本仙并没有在熠王府“偷人”呀!熠王可有证据!”润玉温文尔雅问道。旭凤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索性就去拿自己的剑,直逼润玉的面门。


  “熠王这是做什么,在下可没有惹熠王吧。所以熠王拿着剑,直逼在下的面门”润玉继续的说到,使得旭凤实在不想发脾气,但是一想最近锦觅,自己喜欢的女子最近跟他在一起就火大。所以未等润玉继续说,就开始运功使剑去攻击润玉了。


   随后润玉也不甘示弱,运功往后退,避开剑锋。把自己的剑变了出来。然后本不相上下,但是润玉想了想自己的弟弟在凡间是一介凡胎,所以比不得自己仙躯,所以留有余地了。


   慢慢的刚自己的动作在不被旭凤发现的情况下,把自己功力慢慢的降低了。动作也开始慢慢的,毕竟要是伤了他,估计天后那边肯定要追究自己,为了避开可以避开的东西,自己还是不要太过度用力去伤了旭凤。


   润玉那边收力度,而旭凤察觉这人根本没有用全力,索性自个儿便用起了全力。润玉觉得旭凤貌似用了全力,但是自己也快坚持不住了,他要继续这样猛力的攻击的话。


   “熠王何必如此赶尽杀绝,在下并没有真正从府里“偷人”呀。所以熠王何必如此呢,而且熠王如此用尽全力攻击在下,是不是因为那位姑娘是您的心上人。”润玉也只有用这样的办法分散旭凤的注意力。免得自己控制不住。


   熠王盯着润玉的薄唇,也听到了他的话。旭凤觉得自己对锦觅的态度也模棱两可,所以有点愣神,润玉乘这个间隙准备逃掉去见锦觅来着,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旭凤察觉了,随后手腕翻转,直逼润玉脖颈上,差一点呀。


    润玉被吓到了,随后看着旭凤问道:“熠王怎么开始赶尽杀绝了,难道在下惹到熠王了??”润玉觉得自己很无辜,本来想逃掉的,为啥不让我逃掉。非要跟他打一架吗?!


   “请仙上认真对待。不然下次本王就不会堪堪擦过仙上的脖颈了。”旭凤说完继续认真起来,润玉也稍微认真了点,但还是没彻底用上全力。


   两人不相伯仲,润玉最后的时候,收功有点快,旭凤没赶上,旭凤直接剑直逼润玉,润玉把手上的剑幻化收回了,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就这样,一起倒在了地上。而且是两唇相触,然后大眼瞪小眼。

【旭润】天定姻缘:锦觅重生撮合旭润

第二章


璇玑宫内


   旭凤呆呆的坐在床榻之上,紧紧的把润玉所穿的衣衫抱在怀里。这是锦觅一进门看到的情景。他自从在邝露那里得知的消息,一直呆到了今天。


    “润玉,你来了呀!”旭凤见人影闪动,便抬头看去,呢喃了一句。锦觅愤恨的看着旭凤。疾步走到旭凤面前,抓住他使劲的摇晃着,想让他醒来,从那个只有润玉的梦里醒来。


     旭凤回神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锦觅。道:“锦觅,原来是你呀!”锦觅无言的看着他。“凤凰,早如此何必当初!何必当初对我苦苦追寻,何必去寻我的转世!何必呢!明明看的是润玉,何必当初选择我!何必让我留下你的血脉!”锦觅嘶哑的吼着旭凤,双眼落着泪珠。


   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何必当初去找你,何必去苦苦追寻你!也许我那时追寻的不过是一个答案罢了!只是那个答案给我我想要的!可是当润玉没了之后,我才知道原来……呵……我想要答案是错的!你知道吗?锦觅,是错的!哈哈哈……是错的!”旭凤几乎癫狂的说着,一会笑着一会哭。


    锦觅觉得这样的旭凤早已不像之前的那个旭凤,之前的旭凤意气风发,什么都不怕,就连那时候天魔大战他都没有怕。反而这次活的癫狂和疯魔。


     “可是就算是错的,你也该振作了!你看看谁不在等你,谁都在等主持大局。外面的人都在等你,你知道不知道,你难道想辜负润玉对的信任,他明明是信任你,才会把天界交给你的!你难道就想这样辜负他!”锦觅摇晃着旭凤说道。


     “啪…………”锦觅一巴掌打了过去,旭凤怔愣了。“旭凤你该醒了,如果你还在梦里的话,就辜负了润玉,辜负了他的信任!”锦觅紧接着说,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。“辜负润玉,辜负他的信任。”旭凤附和着,呢喃一句。


    “对!是的!辜负了润玉!”锦觅乘胜追击的说道。“是不是因为我辜负了他的信任,所以他连一个梦都不肯给我,是不是我重新振作了。他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。”旭凤说完,眼里闪过了希冀。


    “对!也许你振作了!润玉就会入梦的!”锦觅觉得貌似旭凤有点思想松懈,所以慎重的说着,语气坚定。“哥,你是不是也希望我这样做。”旭凤对着润玉的衣物呢喃的问了一句。


    “觅儿!跟太巳仙人说我准备好了。”旭凤安安稳稳的把润玉的衣物好好的摆在那里,转身对锦觅说道。锦觅仿佛又看到了之前的那个意气风发的旭凤了。


   锦觅打开门出去告知众人说旭凤已经准备好了。随后一起说着旭凤登基的时候该如何去办。还有锦觅是不是一起,行着礼仪,一起拜天地。


   登基的那天,旭凤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璇玑宫大门。穿着天帝服走了出来,而锦觅同行,因为旭凤锦觅成了天帝和天后,所以棠樾也就成为了皇太子。

   那天仿佛一切都不同,旭凤并没有很开心,锦觅知道他是想着润玉了,也许正是情不知何起,一往情深,一往而深,深几许。拜天地礼毕。旭凤锦觅成了天帝天后,旭凤却依旧住在冰冷的璇玑宫,并没有搬进该搬进的地方。他在等,等一个润玉入梦的一天。

【宽辛】一个flag立下

    我决定等大宋少年志结束来个宽辛,一眼望过去就觉得男一绝对是男二的,外加两人还有爱。

    女一出来的时候,我就在想女一出来了,男二怎么办,男一不应该是男二的吗?

【旭润】天定姻缘:锦觅重生撮合旭润

第一章

   璇玑宫内 


   润玉把自己的天帝衣服褪下,换上了常服。而罪己诏留在了帝服旁,邝露立于璇玑宫门外,润玉推开房门,走了出来。“邝露,此次我前去待一会就回来,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。”润玉说完就留下了一个背影给邝露。


   那个孤寂的背影,让邝露感觉这是最后一次见面。不安的心跳动着。邝露想把润玉喊回来,结果喊不出口。润玉已经离开天界,来到了人间,看了棠樾走了过去。


   “棠樾,你在干什么吗?”润玉走到棠樾的身边问道。棠樾拿着鱼竿,说到:“大伯,钓媳妇,娘亲说水里能钓好看的媳妇。”润玉听之轻笑一声,摸了摸棠樾的后脑勺。


    旭凤和锦觅这时则了走了过来,“他竟然又瘦了。”旭凤呢喃了一句。被锦觅正好听到,锦觅黯了黯神色。锦觅开口喊道:“小鱼仙官,你来了。”润玉对旭凤点头示意打招呼。

    润玉看着一家三口他们,微微勾起唇角。放心了。旭凤还想与润玉聊一聊其他的事情。可是润玉作揖告辞了。润玉强制性的压制的,到了天界璇玑宫的时候,再也压制不住了。血色蔓延,邝露则立刻跑过去接住润玉。哭喊着,润玉想回应,可惜眼睛再也睁不开了。


    “邝露,璇玑…咳……宫里,帝服旁。切记……切”润玉已然无法再告知邝露全部。人鱼泪掉落,预示着天地间最后的应龙消散了,而天界钟已然敲响。昭告了六界。当人界旭凤听的时候,怆然泪下。

    毅然的落下了锦觅和棠樾,上了天界。天界上邝露捧着罪己诏在等着旭凤。“邝露,兄长呢!兄长在哪里!”旭凤撕心裂肺的问道。邝露无言,只是把罪己诏递上。


    “陛下已然归天了!火神殿下还是收下罪己诏的好,还有陛下的遗物,邝露收下了。”邝露握紧着人鱼泪,旭凤则看到了一角。“给我,把兄长的遗物给我。”旭凤上前去抢夺,邝露想要躲开,可是闪避不及,人鱼泪被旭凤抢去了。


     邝露看着润玉的遗物被抢去,大声质问道:“火神殿下,为何不让陛下安宁?为何?!”旭凤听到邝露的质问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人鱼泪,然后看着邝露,眼里一片荒芜。


     旭凤凄凉的笑着说:“凭什么让他安宁,他凭什么不要这天界,他凭什么不要我!为何什么话都不留下给我,凭什么把罪己诏给我,他认为这样就一了百了了,不可能!他想都不想。”


     这样疯魔的旭凤,说着说着落下泪来,那样血泪,似乎从来没看到过。仿佛这样的旭凤又回到了那是还是魔尊的日子,邝露看到这样的旭凤有点心惊。


     这一场应龙消散,到底带走了谁?这样旭凤到底会疯魔成什么样子,邝露也茫然了。也许还是那句佛曰: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【旭润】旧城:不靠谱的神灯

旧城。二

 

   润玉在想着神灯的话,思考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许愿,想到了锦觅,唇角微微勾起,然后说道:“我许愿,我想要一个孩子。”神灯一听,点点头,回道:“没问题!看在你美丽的份上,本神灯答应你。”


   润玉点点头,放心了。然后把神灯放在自己的长袖里,带着神灯一起去了熠王府。而锦觅则与旭凤待在一块。所以润玉只能等到晚上的时候才能与锦觅相见。


   熠王府,锦觅与熠王(旭凤)在说这话。几乎每次都得往这里跑个几趟。“熠王,丞相有事要与商量。”旭凤才离开。而锦觅则见人离开,便关了房门,准备就寝。拿出龙鳞看了一眼,念着小鱼仙官。


   润玉听人有人喊他,想着肯定是锦觅。便去了。入梦情深,而锦觅不知道的是熠王(旭凤)不凑巧的来了。突然推开门进来了,锦觅却无意识念了一句,小鱼仙官。


    饶是润玉也没察觉熠王(旭凤)来了,毕竟他的眼眸里只能看到锦觅,连带神灯也只关注姑娘了。旭凤则念叨了一句,谁是小鱼仙官。一个亮光闪了熠王(旭凤)的眼睛。仔细看去,发现了一片鳞片。


    熠王(旭凤)想着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到手。而且润玉和锦觅则梦中开开心心的,都不知道熠王(旭凤)其实已经拿着鳞片看了看,思索这个东西该怎么用。


    一梦入情,熠王(旭凤)轻轻把东西放回原位,然后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。润玉开心过后,突然感觉到刚刚貌似有不同的气息在外面过。仔细探查了一番,结果并没有发现。


    锦觅看了一眼润玉问道:“怎么了?小鱼仙倌?”润玉微微摇头一笑,回道:“无事,也快到白日了,润玉告辞了。锦觅姑娘,告辞。”


    青天白日之下,润玉离开了,锦觅也醒了。然而熠王(旭凤)早早的在外面了。看着锦觅好像送了一个白衣男子出来,而白衣男子则一会就不见了。


    走出阴影,跑到锦觅面前,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锦觅则一头雾水。问着:“你说谁?”旭凤又说道:“我都看到了。把那个鱼鳞给本王看看。”锦觅不可思议看着旭凤。


    锦觅实在不明白为何熠王会知道。便拿出来给他看了看,结果没想到熠王(旭凤)抢了过去。锦觅不可思议的看着熠王(旭凤),而且抢完就跑了。


    熠王(旭凤)则观察着这片鱼鳞。散发着流光溢彩,不可思议极了。想着估计晚上才会来吧。竟然来熠王府“偷人”,当本王不存在嘛!真是气死本王了。


    润玉自从回到天界,耳边一直都是神灯的唠叨。“喂喂,你怎么没告诉我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,你还没告诉我,你的名字呢!”润玉无语了,便说道:“我叫润玉。那个姑娘是锦觅。”神灯又说道:“润玉,那你再带我去见一次那个姑娘呗。”


    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润玉又下了凡,熠王(旭凤)在外面召唤了润玉,看了一眼身旁的剑。润玉现身之后,则喊道:“觅儿…………”

【旭润】梅落南城(两只狐狸互相伤害)

我的叙述:

①人物属于作者,ooc属于我,ooc属于我

②原文没去看过,电视剧看的有点蒙,就是一个感觉女主果然是用来过审的。龙凤绝配对不对!

③作者对时间线有时候容易混乱。所以不会太怎么出现详细的时间线

④作者懒癌晚期,篇幅目录不定。保证肯定HE,甜多,应该有小破车吧。作者也不知道了。

⑤阿玉的龙尾巴真美,越看越美,尤其是在月光下,闪闪发光,反正不管我是迷妹

⑥不求点击率。毕竟,作者文笔有限嘛。只希望你们喜欢

文中配对:龙凤配:旭润

属性:凤攻×龙受

设定:来自这位太太的脑洞http://bltouhaofubaifenzi.lofter.com/post/201177b8_1c5d87bd0



不定期掉落

【方邰】你是救赎(ABO)

救赎。一

意大利·美丽的西西里岛

这个美丽的城市,仿佛没有罪恶存在。走进街道,会看到那暗处的某个角落里,有一个酒吧。

推开酒吧的那一瞬间,会看见一张亚洲面孔的男人和欧洲面孔的男人在用意大利语讲着话。而后面则是一排穿着黑西装的人们。

同时也正在进行一场赌局游戏。这场赌局全部意思就是:如果我赌赢了,那么某地区供货渠道就是我的,包括人和地区。

亚洲男人神色自若,拿起威士忌喝了一口,而欧洲男人双手握紧,放于下巴下紧张的摩擦着。执手拿起牌把玩着,随后把手中的牌被飞出去的那一刻,欧洲面孔的男神色面露紧张。

亚洲男人唇角则微微勾起,说了一句:Game over。欧洲男人看了一眼牌,神色气愤,立刻站了起来。指着亚洲男子就是大骂。而亚洲男子站了起来,扣起西装中间的扣子说了句:Chinese proverb:Victory or defeat is a matter of military skill。说完就走了出去,后面那群黑衣人也走了出去。

“Goldfather,那边的人已经帮您准备好了一个Omega,您是过去?还是让他们带走”手下的人问了句男子。

男子拿起墨镜带上了,说了句:“不用了,走,回中国。毕竟那里才是我们的天下。”男子说完走到车前,看了看美丽的西西里岛的四周,手下打开了车门,男子坐进车里。

M国,刚刚受训深造的男子从M国的一个机构走了出来。面露开心,男子虽然不修边幅了一点,面上蓄了胡子。但是那身军装依旧让他直挺挺的走出了门口。而他是受祖国的邀回国,而他则不知道,在祖国等着他的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。

意大利西西里岛机场,那位教父则是坐着专机回国,从M国回来的那位则乖乖坐着祖国为自己准备的机舱。一同回国的两个人,有人来专门接送,有人走的也是特殊通道。

两人的不期而遇,又擦身而过,决定了之后那一切事情的不定因素。爱情,亲情,一切的一切皆变得不可预料。

【方邰】你是救赎(ABO)

我的叙述:

①人物属于作者,ooc属于我,ooc属于我

②原文没去看过,电视剧看了不下十遍了,就是感觉多了的女主没什么用处。

③作者对时间线有时候容易混乱。所以不会太怎么出现详细的时间线

④作者懒癌晚期,篇幅目录不定。保证肯定HE,甜多,虐少。应该有小破车吧。作者也不知道了。

⑤方邰之间越看越有趣。尤其第二季的小剧场越看越配,反正我一直都是姨母笑

⑥不求点击率。毕竟,作者文笔有限嘛。只希望你们喜欢

文中配对:方邰

属性:腹黑方攻A×义气邰受O

设定:罪案实在不会写,就算看了多少次犯罪心理的案子,尝试之后还是那样,所以决定两人设定有点不一样。方木是既有心理咨询师的证书,又有心理疾病的黑帮教父,而我们的邰伟也是特工。当然,ABO世界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