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tican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金。卷四
叶修的军队往兴欣国的方向前进,叶修则与喻文州他们一同走了另一条路。同时可以欣赏到好风景。
微草国,楼阁亭宇,金碧辉煌。许是因微草国有一个审时度势的丞相,索性多年无碍。“马上估计又是一场好戏呀!英杰。这天的风吹真大呢”清冽之声。从刺眼的阳光往下看去。只见长发披皆,外衣松垮着,唯一惊叹的是,造物主的不公,给精致的容颜上按一双不对称的双眼。但却没有影响。
说完人则穿戴好衣衫,出了自己主室,带随从匆忙的出了相府。去迎接自己许久未见的友人,或者是仇人,亦友亦敌吧。不怎么平静的一天。
叶修一行人,走走停停,也到了微草国的国都,“文州呀!咱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,我饿了。你看看黄烦烦,要虚脱了呢。”叶修无奈道。其实黄少天很精神,喻文州无奈找了个地方。无形纵容了叶修。他们直接坐下来了,小二十分有眼力见的去问叶修他们要来什么。黄少天立刻就说了要来点什么饭食。
“我猜呢!马上有人会帮我们付饭钱!”叶修余光看见了咱们丞相爷。“英杰,你带人去吧上面靠窗那群人给我拿了。不过笑的没心没肺的那个你单独给我带过来。去吧。”丞相爷吩咐了人。结果可想而知。咱们斗神叶修后悔自己之前想的事情了。
“欢迎,你们来丞相府坐客!”喻文州和黄少天听到这句话时候。冷笑着。心里咆哮着:‘这就是你们微草的待客之道!呵呵。。’你们说叶修呀!“咳!!我说大眼啊!我们这个姿势不累吗?”可想而知,王杰希和叶修,一个上一个下对视着。“说吧!为什么失踪了!?然后现在成了这样。”叶修无奈笑了笑,“这不是。。。额,一些意外嘛!我们有话好好说,你别压着我。”王杰希后来离开了叶修,没继续压下去了。“最近可有事?无事就在微草待几天,没事的,就算你们来我府中做客的消息传到君主那里也无事。我府中保密措施还是可以的。”王杰希整理自己衣衫边说着。
叶修无奈的笑了笑。“你这丞相当的着实让人觉得心服口服。怎么微草的老皇帝不行了。说了也是讽刺,竟然无子。这继承呀!真是让人无奈极了。”王杰希听了这些回了句“当真讽刺极了,宫里的娘娘能平安生下的占了极少。就算有,也是公主的多。皇帝那里也真是无奈。不太平呀!这不想打霸图又不敢打。”叶修听着笑了笑,言“韩文清,那张钱包脸,你们皇帝还真敢,在下也真佩服这胆识。他也不怕给你们造成困惑。”
叶修说完后王杰希也是笑了笑。看向窗外的景色。叹息着。“不过也就是,飞鸟尽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罢了。这一天也许来的不会太早,也不会太晚。等到那时候我去找你,还请你收留呢”叶修笑着点点头。“那我必定是欢迎你的。”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特别篇 生贺篇(依旧古风)

今日他的生辰,索性瞒之,一大早苏沐橙就吩咐谁也不能告诉叶修大伙在忙的事情。
叶修则被叶秋给好好拖在了御书房,而且喻文州,黄少天,韩文清他们则是去寻礼物了。王杰希,张新杰,周泽楷则是在苏沐橙。宴会则设在了桃花林。
叶修则是开始把几天自己落下的政务处理着。而叶秋想着身旁的人,又长了一岁。淡淡的笑着。便起身离开了自己座位去了叶修面前。
“哥哥。。。”一声真诚又宠溺的语气喊着埋头苦干的人儿。“嗯~怎么了?”叶修从奏折上离开视线,抬头看着人。叶秋则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。“没怎么,继续吧。”温和一笑,终是没说出那句话。“笨蛋弟弟!你这里咋了?需要喊御医吗?”叶修执手指指自己脑子那里问人。
叶秋无奈一笑,不知道该怎么说人好!只能说“再不快点太阳都快当中了!”叶修只能继续看着奏折。叶秋则想着苏沐橙那边为啥还没好?
“我说你们几位大哥能不能快点!都快点,不然太阳当中就不好了。话说喻文州他们为啥还没回来?礼物很难选吗?马上我去御书房敲门。”苏沐橙说完,喻文州他们就回来了。“各位都准备好了!我去御书房喊叶秋了,你们都整理好!人都藏好了。我去了”苏沐橙快速去了御书房。敲门了。
叶秋听到敲门的声音,便把早已准备的丝带往人眼睛上系。“笨蛋弟弟!你要干嘛?干嘛把我眼睛蒙上。”叶秋抓住叶修的手带着走。“到时候,你就知道了啦!”叶秋看到被推开的御书房的门,朝门外的苏沐橙笑了笑。
桃花林,准备好的一切,都在听一个人的到来。那是他们所珍惜的人。看着他,仿佛之前与他的故事,在自己的眼前回放着。叶秋微笑着把叶修的眼上丝带拿下。叶修看着渐渐清明的眼前。看到眼前一切早已愣住。
“你们这是?”苏沐橙带领着他们站在叶修面前。微笑着恭贺道:“生辰快乐!”说完后。“真是的!别指望谢你们!”叶修面带微笑,内心也不是那样的平静。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一阵微风飘落,花瓣随风飞扬。象征他的幸福。
由于古人之生辰者多为孩童与长者。所以此处叶修为青年者,也是生辰之喜。

送上诗文一首
瑞龙吟·贺生辰
荣耀路,十年梦一年归,当年一诺,王者归不变初心。归巢燕子,未曾离去。
兴欣路,听风过那百里,梅花飘落,王者谁强亦从容。沙场血战,金戈铁马。
前度叶神重到,嘉名扬省。怒龙穿心豪龙破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在此对不起各位。由于叶神生日快到了。
所以金戈铁马停更中!只是为了在生日那天准时发出生贺。所以暂时不会发新出来的章节,对不起喜欢看我文的读者们。实在不好意思。
当然存货是必不可少的,存量是金戈铁马里面金字篇结束。当然必须出现的人,肯定不会少的
对不起大家,谢谢一直会支持我的人。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金。卷三
叶修一番洗漱回到了阵营,而喻文州那边也洗漱完毕,与黄少天会合。然后喻文州与黄少天解释了一下。“那人是不是就是叶秋,那人是不是有阴谋。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身份呀!”黄少天一连串的话,也只有喻文州能接受得了。
“少天,到时候就知道了。明日一起启程的时候早些,早些睡吧。听他说有烟的地方就是他。”喻文州说完就找了一处,闭眼休息了。黄少天自讨没趣也找了一处去休息了。叶修那边也同样是早些休息,唯一不同的是,有随身携带的配剑。
早晨的时候,叶修的军营很早就开始弄早饭,而早起的给军人们演练。叶修唯一不赖床也只有行军的时候。这不一大早就开始监督了嘛。“报——将军!我们军营前有两个可疑人物前来找将军!他说他叫喻文州!”叶修懒懒抬头看着人。“让他们过来。”随后继续看军人们演练。
喻文州早早起了,看到有一处有烟,随后就拉着黄少天前去。随后来到了叶修的营地,“果然是兴欣国的人,可是不知道这个叶修到底是什么身份”心里琢磨着。而黄少天看着四周。
那位士兵把人带了进来。叶修说了一句解散和吃完早饭马上启程。然后把自己昨日写的信交给了贴身士兵,告诉他自己不与他们同时回兴欣国了,留银票给自己就行。“呦!你们来了!走走咱们用早膳去。喻文州你旁边这位是?你弟弟?还是。。媳妇?”
喻文州听完媳妇两个字脸上表情开始破裂了。“咳!我不是七爷的媳妇!我可是直的!不好男风!”黄少天开始炸毛了。“哎呦!那就是兄弟了?”叶修无奈看着炸毛的人。喻文州也要开始无奈了。“少天确实是我兄弟,共患难的兄弟。他脾气还是挺好的。”喻文州开始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叶修摆摆手。“没事!走我们去用早膳吧!黄少天兄弟一起走吧。”黄少天听到早膳眼睛亮了起来。“老叶,老叶!有没有啥吃的,比如奶白枣宝、 双色软糖、 糖炒大扁、 蜜饯菠萝 、蜜饯红果、 蜜饯葡萄这些呀!”喻文州咳嗽了一声。“黄烦烦呀!这大野外哪有这些东西!”边说边走进了帐篷里面,叶修立刻吩咐让人拿了一碟小菜过来。“给,就这个了。吃吧。”
黄少天一年郁闷的吃着早膳。“文州呀!你们准备去哪边寻亲,带上我呗!我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。”叶修一脸笑眯眯看着喻文州。“我们准备去兴欣国,去看看。正好也会途径微草国,可以去看看玩一下。”喻文州思考了一番说着。
叶修在想,这七皇子是什么想法,不怕被人看到了就被抓起来!还有那个黄少天不会就是能把人在战场烦死的那个将军吧。就是因为这样一想,没想到到了微草国他们就碰到了王杰希,没想差点被王杰希抓起来。此为后话。叶修要是知道,他肯定打死也不会想着他们会被抓。

PS仿佛脑子有坑的第三卷。听从建议的我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金。卷二
第二日,果然叶秋所料不错。请了兵权的人儿,立刻步上征途了。一身戎装雄姿英发。将军模样呀!只可惜没红袖添香罢了。
到了边疆的人儿,在审视了几下,看了看哪里需要补贴与修缮。待上了一个月多才启程准备回兴欣。
蓝雨国,七皇子宫殿中吵闹之声,从来为停过。“少天,好了,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父皇”清冽的之声响起。想让人一探究竟是谁发出的。印入眼帘的是身着便服锦衣的少年,翠竹点缀着锦衣下摆,衣领用银丝线勾勒成的祥云,青丝用发冠束好。容颜则是说不出来的精致。
“那君王也不能这样呀!他差点想让你去做霸图的质子!说什么要为国家效力,要不是他的眼线说看到兴欣的君主出城了,指不定你现在就被送走了。”七皇子殿内的吵闹声就是从这位少年口中出来的。看起来像个阳光少年。
“走吧,少天。我们启程了,他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。看看我们能不能碰上这位年轻的君主。”随后坐于席上的少年走出了自己殿内,那个阳光少年也紧跟其后。
半个月前离开的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。
回程的几日后,叶修走了很长的路,吩咐人安营扎寨中。自己则去找地方去洗自己一身的尘土。而那边喻文州与黄少天也连忙赶路。也准备休息一下。却不知道两人相隔却不远。
叶修则找到了一个好去处,脱下了衣衫进入水中,解开了发冠。一头青丝挡住那白皙精致的背,抬头看去那月亮,便想着叶秋是否也跟自己一样看着月亮。而这边喻文州莫名的进入了此地。看到了就是那一幕。
分不清是女子,还是男子的身影,就那样立足于水中望月,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了一层朦胧的感觉。喻文州鬼使神差的解开自己的衣衫,只留亵衣进入水中。
叶修仿佛察觉了什么,立刻转头看去。镇定自若的看着来人,问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这里!”说完便往后移了移。
喻文州此时清醒了过来。便依旧是那翩翩公子形象,作揖。“不知佳人在此?在下唐突了,在此赔礼。小生喻文州,”说完镇定自若站在那里,其实内心未曾平静过。看着人转过来的时候,依旧对容颜震惊中。却没想到是位男子。
叶修听完愣住了,想着为何蓝雨国的七皇子会在这里。看着那人笑的跟狐狸样,有点防备,同时也作揖一下。“在下叶修,幸会!那喻公子这是准备去哪里?”客套的问着。
喻文州立刻回神。“小生与朋友是逃难来的,准备去寻亲。找自己的家人。如落公子不嫌弃。同行可好?也好有个照应。”面不改色的扯着谎。
叶修听完后,眼角抽搐着,看着此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极高。又思考一番,决定了要同行。叶修心里想着:我倒要看看这位七皇子到底想干嘛。放在身边会安全一些。
“好吧!那在下先告辞了,喻公子慢洗。在下先上去了。”说完叶修就从水中走了上去,穿好自己的亵衣。披上自己外袍。


PS此处设定是叶修会认识喻文州是必须的。
为啥喻文州不认识叶修呢?
解释是:①装,②他们只知道“斗神”叶秋,不知道叶修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金。卷一
兴欣国内,王座之上,九五之尊座下。穿着一身明黄色九爪龙袍,象征了一切的威严的人儿。正在听取所有大臣的建议。但此人实则是叶秋。本因今日是叶修,可是因那人今日又开始赖床,不过,这么喜欢赖床也是最近几年被上坐的叶秋给宠出来了的。
从那年叶修回来之后,则一直到现在都与叶秋睡于同一床上。同样也许是双生子的心有灵犀,他们同样都不会放开互相,叶秋对于自己哥哥的情感早已超过原先的兄弟之情。所以叶修的各种性子与敏感之处都被知晓了。
叶修明白叶秋的心思,毕竟,现在的叶家也只剩下他们两人了,所以对自己弟弟叶秋可谓是极致的宠溺,几乎言听计从,之前不能理解弟弟这样的对自己那种禁忌的爱,可是后来也慢慢接受了。
主殿内,床上衣衫未整的男子睡龙于床之上。叶修睁开惺忪的眼睛,看着旁边已无人,愣了愣,随后展开了笑颜。随后平躺看帐顶,青丝铺满了龙床。亵衣因人翻身动作白皙胸膛展露了出来,妖娆至极。
“怎么?没睡好吗?”下朝回归,龙袍未换的人儿步入正殿笑着说,边解下龙袍,只着亵衣,边往龙床方向走去,伸手弯腰抱起只着亵衣的人去往浴池,怀里的人感觉到熟悉的气息,像慵懒的猫一般蹭蹭抱着自己的人。
随后人儿把怀里的慵懒人一起带入了浴池。“未醒呢。怎么?朝堂上又有什么不安的因素了。还是他们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还是一些边疆的问题。”沙哑的声音响起,呈现的是真正未醒的惺忪。
“笨蛋哥哥呀!不过都是边疆的问题罢了。你就别操心了。”说完这句话的人儿低头看着怀中相同的容颜,俯身亲吻上人的唇,极致温柔的细细吻着,舌尖撬开人微闭的薄唇,窜入了人柔嫩的口腔。挑逗着人的舌尖,温柔的吻着,慢慢剥夺人的呼吸。这个动作已经做了千万遍的熟稔。松开人的,随后转移耳垂轻舔。
“唔。。。嗯。。。笨蛋。。。弟弟”喘息的声音响起来,随后被人松开了。贪婪的呼吸着得之不易的空气。敏感之处被人轻舔,身体一下颤栗着。“最近边疆不对劲,不就是因为我这个斗神不在了罢了。除了小国无事,其他的大国不就是蠢蠢欲动罢了。过段时间,我准备去看一下。免得让那些大臣不安宁。”之前还慵懒的人,微眯起眼睛。严肃了起来,有另一种美。
“那我是不是应该讨点利息,毕竟,你可是那种今天一说,明天就不见的人呀!那我可是很寂寞,睡不着的。笨蛋哥哥。”说完之后,手就在怀中人白皙的身躯上游走着。随后又附上人的薄唇吻着。
之后到底发生什么,听侍从说浴池里喘息声就没有停止过,浴池里的水弄的外面四处都是,暧昧气息充满了浴池。
果不其然真如叶秋所言,真的是第二天请了兵权前往兴欣国的边疆。



PS此处叶修没有被吃!!此处没有被吃!!此处叶修没有被吃!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前言
天下统一唯有嘉世,身负功者为叶秋,世人称之“斗神”,战无不胜者。
嘉世军营内,“叶秋,你可知罪!”堂上之人严厉的看着下跪之人。
“罪?何罪?臣真不知罪从哪里来?想我叶秋金戈铁马数年,如今落到如此下场?实在没想到。”一身戎装之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坐上之人。
“何罪!叛国之罪!收到线报,你与霸图国摄政交往密切。”堂上的人说完。跪下的人神色凝重。
“可真谓是狡兔死,走狗烹!”说完立刻站了起来。运功起来挣脱铁链,与压制之人打了起来。堂上之人立刻吩咐帮助士兵抓人,随后叶秋负伤逃走,不知去向。
叶秋脱离了嘉世的军营,不知往哪个方向前行,只能盲目的找寻出路。随后晕倒了。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身影。
“笨蛋哥哥呀!你可真是个笨蛋!多年不见,你就这样与我见面呀!”一声无奈的声音想起来。
兴欣境内,暂时还不能称为国,只能称为城。城主是一位奇女子。‘叶秋’实则是叶修,此时他则安安静静的躺在城内的叶府之中。叶秋则守在他身边。叶秋这几年一直在找自己的哥哥,刚刚救下叶修,也是因为他听到自己暗卫所言,所以万幸碰到了?
“嗯~”一声嘤咛从床上传出来。叶秋立刻精神了。叶修则是想伸手挡住太阳,可是他手无力。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四周。愣了一下。
“哥哥真是笨蛋呀!”无奈的语气中带了宠溺,男子逆光而站。让人看不真切。
叶修侧首去看人。不确定的说了一句:“笨蛋弟弟?”说完这句话。逆光而站的男子,靠近了床边。
“原来哥哥还知道弟弟呀!”仿佛赌气的语气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实则内心很是庆幸。
床上的扯了扯嘴角,“那可不,要是不记得那就不像你一样是笨蛋了吗?”虽然生着病,但是嘲讽起来绝对的不含糊。
“看来精神不错!哼,马上老头子要来看你,说是看看有没有残废!”一丝温馨在四周弥漫着。
嘉世国,因找不到‘叶秋’,便判下叛国之罪。为之颜面,便传已然被处死。因各个国家,听之消息,无一不兴奋。全部都在吩咐下面,不日便攻打嘉世。
叶修修养了一阵子,便想到自己也要去插上一脚。随后与兴欣城的女城主商量到最后,女城主答应了叶修,帮助叶修一起建立起了兴欣。
嘉世没了,没了斗神的保护,不日被攻占了下来,被瓜分完毕。与之他们联盟的叶修他们也分得一杯羹,有了领土。
几年过后,兴欣国崛起。一个慢慢强大起来在让人不可想象的速度,成长起来了。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目录
金。卷一
金。卷二
金。卷三
金。卷四
金。卷五
金。卷六
金。卷七
金。卷八
金。卷九
金。卷十

戈。卷一
戈。卷二
戈。卷三
戈。卷四
戈。卷五
戈。卷六
戈。卷七
戈。卷八
戈。卷九
戈。卷十

铁。卷一
铁。卷二
铁。卷三
铁。卷四
铁。卷五
铁。卷六
铁。卷七
铁。卷八
铁。卷九
铁。卷十

马。卷一
马。卷二
马。卷三
马。卷四
马。卷五
马。卷六
马。卷七
马。卷八
马。卷九
马。卷十
PS每卷总共1千多字不定。

【all叶】金戈铁马,六分天下(古风,all叶)

申明一下:
①我爱好是古风,写文也偏古风,现代的莫名的写不来。
②人物要是ooc了,一般都是自己写脱了的结果。
③就是攻的方面。估计不是很多。不带伞哥玩,我怕把伞哥给写偏了。
④确认攻:叶秋,喻文州,黄少天,王杰希,韩文清,张新杰,周泽楷。(PS要是有不爱双叶,你可以选择不看)
⑤不算老司机,所以来不了细腻,h啥的将就的看吧。⑥一个慢更患者,就算慢更也能保持肯定会有两更的人。

背景设定:
六分天下。霸图君主想一统天下之。其他五国有与霸图联盟,也有想争着天下得。
兴欣国主莫名的赢了这场战役。让后人评为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莫名的得到的江山。
听说兴欣的每次早朝都是其他败了的国家的国主的上朝。
听说兴欣国主每次难得上朝的时候,都是扶着腰的。(大雾)
鼎力的六国:
嘉世:本一统天下之,可随之斗神消失后,被其他五国蚕食了。所以不存在了。

兴欣:新崛起之国,替代原嘉世成为六国之一。听说是个神秘人物建立的国家。

蓝雨:儒雅之国。君主有个超级腹黑如狐的皇子,而那个皇子又有一个超级话多的竹马。

微草:沉水之国。君主有一个大小眼(划掉)沉着冷静的丞相,上战场可以当军师的那种。国家四处环绕水。

霸图:蛮狼之国,听说君主有个长了一张想让人立刻送上领土的脸的皇叔。霸气如狼(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韩队)外加那个皇叔还有个非常注重细节的幕僚

轮回:寂静之国,由于君主有个好看的儿子。而且那个儿子不太善于言辞,索性给配了个随行翻译。

人物设定:
叶修:
原嘉世的斗神,现兴欣的君主,喜欢跟自家弟弟互换身份上朝。对于兵法信手拈来。无敌的存在。嘲讽技能很高。有一双美手,但是样貌也不差。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叶秋:
兴欣君主,叶修之弟。互相上朝是他们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情,不过大多数都是他在上朝。与叶修相同样貌,性格不同而已。

喻文州:
蓝雨君主最有谋略和最为会分析战况的皇子。腹黑,反正跟狐狸一样。←来自叶修的肯定。在战场能把任何东西,兵法分析的头头是道,所以与他对战时要格外小心。

黄少天:
蓝雨的将军,恐怕是蓝雨国话最多的将军,能在战场把自己人和敌人给烦死,但是绝对不会在喻文州面前话太多,不然就是秋葵伺候。在战场是机会主义者,所以不要有漏洞出现。

王杰希
微草国唯一的丞相,一双大小眼独特,却不乏沉着冷静,在朝堂绝对的权威,德高望重。令人很是仰慕,说一不二。而且在对战时使用的兵法很是诡异。与常人用兵不同。

韩文清
霸图国绝对权的存在,国君的皇叔,霸图的摄政王。有一张让人看了立刻寒颤的脸。看完你绝对想把领土给他。这人很是严肃与严厉。与原嘉世斗神是宿敌,但同时也算好友。

张新杰
霸图摄政王的幕僚,战场上的军师,一丝不苟,注重细节,绝对有规律。对于战场的所有事情绝对性的权威。思维逻辑性能力强。有规律到你绝对想不到。

周泽楷
轮回国的第一美男,最奇怪的是性格,说不了多少话,比较静的人。对现场有独特的想法。武功很好,有个随行翻译,估摸也是自己国家养成性子。



马上上目录,前言与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