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lmes

大梦三生。一梦千年。
吃各种喜欢cp粮,有时候自己造粮。最爱: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!邪瓶真香,家教还能再战百年,all27真好吃。西北一枝花顾大帅,润玉龙,爱瞳耀。镇魂cp我喜欢逆的(捂脸)GGAD真可爱。哈德文不够吃

【旭润】我的桃花劫(又名放过你我)

大梦三生。一

    大梦不过三年,一梦竟是三生。世人总言:“命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
   可是不强求了,为何天道还是如此轮回,还是如此不变。润玉醒来那年,对天道言:他什么都不要了!他什么都不要了!不去跟旭凤争锦觅,他会放手的,他只愿成为散仙与他母亲共度不死不灭的时光,助旭凤与锦觅良缘。可是之后天道偏偏不放过润玉。偏偏要他受这一切苦楚。 唯一一层不变的是这天道。



    时光荏苒,唯一不变的便是这天界时光。璇玑宫,夜神是着了梦魇,被吓醒的。让他一时分不清何为现实,何为梦里。而他只知自己知天命,所以他要顺命,不逆命。顺那天道给他天帝之位,顺那天道给他万年孤独命理,顺那天道让他爱而不得。


    陌上公子,温润如玉。这是天界夜神给天界众人深刻印象,而我们此时夜神,则想着自己是否可以也去求得一枚殒丹吃下,还是自我约束那份情爱之丝。昼伏夜出,我便应了这昼伏夜出,不与他人接触。想着此时应去交班了,穿上自己一袭青衫。



无意间看见了皓腕之前锦觅相赠的红线。想着那时碰见叔父未曾交还,现在就等着白日碰到时交还与他吧。也该去布星了。



    布星台,润玉身旁跟着魇兽,润玉看了看天空,言之:


“今日白露井木犴,便布九星井宿吧”言罢,便揉揉了魇兽。便等着时间一过与人交班。自己则前往自己经常小憩之处,显龙尾,浸于池中,自己则在池畔巨石上靠着小憩。



而这时不知为何旭凤来了此处。看着池中被月光照耀之的龙尾,使鳞片变的比月光更美。而旭凤则呢喃一句:“兄长?” 







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

Holmes:千呼万唤始出来,我们的火神殿下终于出场了,第一:高兴,第二:润玉可以虐他了


旭凤:我好不容易出来,你竟然要我未来媳妇虐我。天道何在?不对,好像天道是在我这边来着。


Holmes:呵呵,男人啊!果然是大猪蹄子。


润玉:凤儿,你未来媳妇是锦觅,乖,不要认错。


旭凤:阿玉,玉儿,兄长,未来媳妇,我错了。


润玉:凤儿,你未来媳妇是锦觅,乖,不要认错。


旭凤:别,媳妇儿我真错了,不该说天道在我这边的。咱们回去吧。火神委屈巴巴,扯着夜神的袖子。


润玉:凤儿,你未来媳妇是锦觅,乖,不要认错。


旭凤:完败,KO


Holmes:可怜的润玉,我得先虐你,才能虐二傻子凤,怎么办!好舍不得!太舍不得了。


润玉:不怪你。虐吧。本天帝无所畏惧!


旭凤:喂!!喂!!你两个!不要把我当透明人!媳妇儿你为啥不问问我,同不同意她虐你!


润玉:我同意就行,关你什么事。


Holmes:开心。




PS这里的布星,理解好长时间,润玉龙之前布的霜降尾火虎,便布九星尾宿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