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lmes

大梦三生。一梦千年。
吃各种喜欢cp粮,有时候自己造粮。最爱: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!邪瓶真香,家教还能再战百年,all27真好吃。西北一枝花顾大帅,润玉龙,爱瞳耀。镇魂cp我喜欢逆的(捂脸)GGAD真可爱。哈德文不够吃

【旭润】我的桃花劫(又名放过你我)

大梦三生。十

   凡间,熠王步入了锦觅的墓里,正如生未同衾死同穴。他们回到了天庭。而润玉则在月下仙人看到这一切,落下清泪,微微笑着。“叔父,你说是不是真好。真的很好。对不对?”丹朱看着如此苦涩的润玉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“龙娃,说好就好。”月下仙人拍拍自家侄儿的背脊。


   “那润玉先走一步了,告辞。”润玉走了出来。面带微笑未及眼底。想着越是一件顺着轨道走的事情。而旭凤呢,在凡间与锦觅经历的一切事情,让他更加透彻了。旭凤则认为他对锦觅是有爱的,只是不强烈,再看锦觅她知道,那不是爱,那只是一种温暖。让润玉更加不知的是之后的锦觅会帮着旭凤一起套路自己。


 

   旭凤知道自己不在天界时,润玉发生了什么事情,便急忙前往璇玑宫,可惜没有看到润玉。而润玉则是展露龙尾在池中,他想休息一番,他知道旭凤会来找他,所以他避开了。他不想见到任何人,谁都不想见。而他则把饮忘川水,提上了日程。不久之后吧。



   次日,旭凤来找润玉。而润玉则是刚回来。看见了旭凤,漠然置之。“火神殿下,来此是所谓何事?”旭凤看着眼前的兄长,心里不是滋味。“我来找你喝一杯”说着便变出了酒壶与酒盏,润玉拂衣袍坐下。“我知道你母亲身死,你母亲那可是犯了重罪啊!”



润玉未曾拿起酒盏,只是漠然的看着旭凤,则言:“你不知道”你不知道我受了什么,你不知道我放弃了什么,你不知道我与你的红线还在,你不知道那日你醉酒把我认成了锦觅。



    “润玉,别这样。”旭凤无奈的看着人,润玉收敛了心情,则温润的言之:“如果无事,就回吧。旭凤,你也不能在这里待长久。不然母神那里不好交代。”旭凤本想着不走了,就这样耗着。可是心痛的难以去平复,真的太疼。刻入了灵魂。总归还是离去了。



    润玉看着旭凤离开的背影,笑着笑着,落泪了。想着不久之后,旭凤便会被穗禾服下浮梦丹。忘了一切该忘之事。但是旭凤归会想起的。而润玉则想着旭凤身死,让旭凤重生之后,他该帮助锦觅,他不想让锦觅受苦,还有炼化穷奇。那些都是他该做之事。人总是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仙也不能避免。

 

    穗禾知道旭凤喜欢锦觅,她则去求自己姨母一颗浮梦丹,让旭凤忘记所有。而旭凤终究是服下的。而旭凤也如同润玉所知道的那样,忘记了一切。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旭凤是忘记了与锦觅的一切,他却记起润玉不希望他记起的记忆。



润玉以为都会如同自己所想那般进行,而他却不知道,旭凤哪里有了变数。不知道旭凤准备开始套路自己了。 



    旭凤脑海里,几乎都是把兄长错认成锦觅的画面。还有在凡间吻兄长的画面,还有兄长哭着微笑说的话。几乎把旭凤淹没的不知所措。他暗暗决定了。

评论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