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lmes

大梦三生。一梦千年。
吃各种喜欢cp粮,有时候自己造粮。最爱: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!邪瓶真香,家教还能再战百年,all27真好吃。西北一枝花顾大帅,润玉龙,爱瞳耀。镇魂cp我喜欢逆的(捂脸)GGAD真可爱。哈德文不够吃

【旭润】锥心刺骨(又名无人爱我)

锥心刺骨。一

   伤,情伤,谁情伤,为何情伤,百年孤寂一朝情伤,哪般如此锥心刺骨。


   “千万年来。无人会爱我,我的出生来自一场阴谋。我不过是某人的邀宠一颗棋子。对了,我还有一个万年孤独的命理,你问我是谁?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谁?噢,对了,他们给了我一个名字,叫润玉,我是龙。”


“你问我为何眼睛看不见了?我为了救一个人,把眼中万千颜色和六千灵力换来一颗丹药,来救他,哦,对了使用禁术,折损半生天命数给了他最爱的女子,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很傻。你说那个人后来怎么了?我其实也不知道。我忘记了”



这位白衣绝色男子慢慢新飞升仙人诉说着,从远方走来一个红衣绝色男子,如至宝般抱起腹中微隆的白衣的绝色男子,宠溺的笑了。



听故事的那人看着他们边说着,边离去,那样的画面,一生都不会忘记。 



   “又在跟别人说那些事情了呀!你呀!就知道气我,明明都是陈年往事了,现在你可是我的至宝,我那时对她不过是一时想不起来的原因爱着,你还说呢。没有吃药就来这里,你也不怕冷着自己,不比以往了。还有眼睛明明已经好了,还胡闹!”



“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又没有听叔父的话,亏我还让叔父看着你。都怀孕了,都不知道安胎,存心让我心疼是不是。重华也真是的,都是储君了,还不会看着他的父神,存心让他的父帝担心,这次应该是女儿吧。肯定是小凤凰,要像你才好。明日让黄岐仙官来看看。毕竟已经没了一只小凤凰”红衣绝色男子絮絮叨叨的讲着。 



   “哪有!你可不能欺负重华,重华可是很乖的。难道不能讲吗?可是那时候真的好疼,好疼。疼到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你看,给你看清满心装的都是你,不是别人。可是那时的你。一心只要锦觅,那时候后悔了一件事情,就是蛊惑锦觅捅了你。不过。我还是把你救回来了。”



“父神,父神之后怎么了?我不记得了。那时候母神自己跳下去的,你那时为何怪我呀!我都不记得了,我还记得父神说我不忠不义不孝。对了,我使用了禁术后,好像所有人都倒戈相向了。去求你接任。也是因为我的这个不详之人报仇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对的。对了,母神还害了我对你的唯一念想。那日心如死灰”绝色的红衣男子叹息一声,心疼的亲了人的脸颊。


旭凤同时也在害怕,害怕如同岐黄仙医所说,他伤之根本,总有一天所有的记忆会全部褪去,谁也不会记得。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,其实润玉自己也忘记了自己记忆会褪去的事情。


   “想不起来,就别想。只要记得我爱你,不在一朝一夕,而在永生永世,天地同寿,我的爱,你又瘦了。最近是不是孩子闹你了。还是你又忘记好好吃药和吃饭了。真是的,都快成一幅美人画了。你说你呀!总是不记得教训。”



“不记得生重华那会,你有多疼。我差点以为,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,我无法进去,我回来那时都是血,怕你闻到血腥味。你那会仿佛体内的血几乎都流干了。对了,今天还不再穿件外衫。”红衣男子担心的说着,害怕再次遭受那种灭顶之灾。



   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可是那药太苦了,再说,再说这胎可安稳了,一点都不像生重华的时候。而且你刚回来就来找我,你去看过重华了吗?他是不是乖乖的在抄书。还是?”红衣男子看着白衣男子的紧张模样,轻声笑了。



    “真是的,你就知道问重华,你怎么不知道问问我了,都不问问我是不是受伤了,都不关心自己的夫君。”白衣男子轻声一笑,亲吻人的薄唇。“这可够了?能安慰你了吗?”



红衣男子微微摇头,在怀中人耳畔说了句:“不够,晚上可要记得补偿我”这句话成功的让白衣男子红了脸。“我还怀着孩子呢!别胡闹!”旭凤笑了,道:“别忘记了,魔界的另一种灵修之法。”



    绝色的白衣男子彻底脸红了。“登徒浪子……流氓。你跟彦佑学坏了”红衣男子低头一笑。言:“只对你流氓,想把你吞下去的,一滴不剩。”绝色的白衣男子脸通红的不讲话。让红衣男子笑着亲吻人。



“我们回去吧!重华还在等我们呢,而我还在等你喂饱我。我的爱,我爱你。”绝色的白衣男子紧紧的抱住红衣男子。



    绝色的两人慢慢消失于天地,不知道去了哪里,或许他们是这天界的最尊贵那两位神,只知道红衣男子与白衣男子甚是相爱。一切尘埃落定,唯有相爱才是最重要的。

评论(3)

热度(91)